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连

在那遥远的地方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〈想一点写一点〉--四连情之四  

2008-05-21 17:05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我有时想,我在四连只呆了四年,回北京35年,工厂干了10年,在学校一晃23年,咋脑子里只有四连的记忆,想念的只有四连的人呢?是因为我找了葛同志,否!

       赵栓兰十多年前就有句名言:“就想见咱连的人”;还是老许说的好:“正是因为这七年中真实的东西太多了,才使得我对它产生了那么强烈的留恋,以至于呆了七年,而想说的话七年也说不完。”

       1979年我们把结婚的日子定在4.15,这是北京第一批开赴兵团的日子。

   “黄沙 漫漫西大滩,

         北京青年把家安; 

         汗浇情苗风考验,

          相识相爱整十年。”

这是当年结婚时我随口顺了几句,虽无格律,确是真情实感。

      刚回城时忙于找工作、成家,又没有方便的通信工具,大家联系少了,但那存在骨子里的情感一天也没有减弱。

   80年代的一个夏天,北京玉渊潭公园人很多,就在匆匆擦肩而过的人群中一眼见到 分别多年的国浩那叫兴奋,看到锦莹和孩子,心中悠然升起对她的敬佩。

         王日洲听说我在家休产假,不顾自己已身怀六甲,硬是提着20斤从天津乡下买的鸡蛋给我送来,那时可是非常珍贵的营养品。

    老秦从石家庄回京想见大家,我记得那是回城后人比较多的一次聚会,在栓兰家见到久违了的战友们,因为在连里没近距离的看过男同胞,加上有几年没见一下子有的认不出,聊了一会儿,尤其把人和在连里发生的事联起来,人物回到场景,鲜活了。

   从此聚会不断,思念不断,信息不断.,因为听说老许在当装卸工,每当有大卡车从身边经过情不自禁的张望,心想一个女同志体力是否能承受?所有听到的同志们的消息都在惦念中。     

  文江要出国了,临走前和大家面别,这一走就是14年,虽远隔千山万水联系从未断过,14年后回国探亲第一天,没倒时差就参加连里一年一度的聚会,好象我们知道他要回来,又好象他知道我们要聚会,这也许就是四连人的心灵感应吧。

     郑毅力是我的同学一起来到四连,身体较弱,性格内向。抬坯时肩膀磨破了也不让我照顾她,回城后身体一直不好,很早就不能上班了,她想念远在黄岩的方德榴,她跟我说:“就是拼了老命也得去趟浙江”,为了让她如愿,我请了假陪她去,怕路上照顾不了她,还向陈卫红的领导请假,我们一行三人南下了,在黄岩受到亲人般的款待,也许外人理解不了,为了看一眼至于那么兴师动众吗?我说:值得!

 团里集体故乡行,咱连大小去了39人,而且基本含概了各地代表,是全团去人最多的连队,咱连住在团部学校,老崔买了一车的瓜送来,让别的连好羡慕,到老袁家煮玉米,那特有的甜香,好似还留齿间。

敖龙被查出患了肝癌,那60天经历的事太多   ,也是见证四连情的60天,记得我们四个(陈如香、葛、武军)去丰润看他, 躺在床上的他已不能起身,见到我们说:“大姐,我想回家。”我们保证第二天让老代一定接他回来。因为我们的车坐不下。那声音,那目光留在我的记忆里。 回到北京住进医院,亚东给医院发了话:“派最好的医生,用最好的药,尽量减少痛苦、延长他的生命。”并关照他们单位领导敖龙的房子尽早解决。这些都兑现了。

    可能是敖龙知道自己快走到生命的尽头,跟我说想见大家,我已不知是如何通知的,那天咱连来了很多人,敖龙躺在病床上,跟大家依依见面,依依道谢,

还嘱咐赵栓兰早些治疗甲状腺肿瘤,  不久,敖龙走了,送别的那天,韩玉山派来 了车,有些以前没联系上的这次也到了,机运连的郭孟伟代表其他连队到场,浙江的四连人发来唁电,杜虹、亚东、青枝、还有不少人在敖龙病重、病逝期间,超过我们约定的标准给了钱,尽自己所能表达着这份四连情谊。这些钱用于葬礼、给他买了墓地,交了孩子转学的费用等,在当时这些钱还真做了一些实事。战友们特意把敖龙安放在“八达岭”他的墓碑向着长城,让他时时眺望内蒙那片热土。    他爱人一直和咱连保持联系,陈如香帮他孩子找了工作,孩子表现很好,前些日子我们参加了大然的婚礼。

   老代有话:“敖龙开了一个不好的头,这么早离开我们”。接着是忠生突发心梗离开,距我们厉行聚会刚刚一个星期,他弟弟第一时间通知我们,送他的那天,满河从河北赶来,赫继明给了很多钱,那时他爱人患癌症也需要钱,只是简单的一句话:“表示、表示,咱是战友”。

     接下来我们又送走了刘扬,他在生病期间赵栓兰、安林等人尽一切所能帮助了他,大家集合在告别室,

脑海里还是上次见面的样子,今天就要阴阳两世界,

亚东工作忙没来,托人送来花,道京晚到了,为了最后再看一眼,和工作人员商量半天,终于如愿以尝。

       李明引告诉了我们段医生的地址,知道他生活有困难,岁起、爱萍立刻寄去一点心意 ,陈卫红连续几年寄钱给段医生,幼里寄钱被医生退回,我才知道她也在汇款,明引也在寄钱。

     咱连的人就是这样,默默地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。

   有外地的战友来京,吃住安排好以后,卫红会悄悄的把帐结了,如果没赶上结帐她也会给付款的人一部分钱。好多人都抢着付款,现在只好实行AA制了。

       咱连的人,用一片真情链结着、 编织着、维护着、延伸着四连的这张情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宁秋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